林清玄去世:一杯浊酒送清欢

更新时间:2019-01-27      

  他的这篇告别语,让我想起一句歌词:“花儿的翅膀,到逝世亡才懂得飞翔。”这样的场景,无疑是凄美而令人伤感的。毕生对世界充满好奇和向往的林先生,将他最后的感悟,也告知了我们。

  他终生都在寻找安置灵魂的措施,并且将所获的觉醒分享给喜爱他的读者们,让他们在滚滚红尘中,身体力行地去懂得到清凉与美好――这种美妙,存在于一山一水中,一草一木中,阳光的味道和饮者的醉与醒中……

  爱好他的人,会赞叹他像红尘俗世中烈火烹油般的愿望火海中的清凉明灯,救自己走向一片宁静安宁之路;不爱好他的人,会批评他躲避世间所有的锐度和抵牾,像一个借人们的焦虑发财的鸡汤贩子。

  当然,他身上并非不争议。

  怀才不遇

  林清玄先生走了。临行前,用微博向这个世界做了最后的告别:“在穿过林间的时候,我觉得麻雀的逝世亡给我一些启示,咱们诚然在尘网中生活,但永远不要失去想飞的心,不要忘记飞翔的姿势。”

  而恰是基于这种悲悯,他的那些娓娓道来的文字才颇受众人欢迎。良多人,是将它作为安慰心灵的药在读。

  在当下的世界,越来越丰富的物质并不缓解我们的欲望;越来越提高的传播方式,更没有缓解咱们对未知的恐慌跟着急。我们身处的世界变得更复杂更浮躁,而个体的生命,在越来越巨大凌乱的世界面前变得更渺小更不知所以。

  林清玄先生终生都在寻找安顿灵魂的方法,并且将所获的觉悟分享给喜好他的读者们。

  这是个盛行分开的世界,然而我们不擅长离别。让我们在这个酷寒的冬天,温一壶月光,以李清照的淡,以柳永的甜,以东坡的烈,以放翁的壮怀激烈,以陶渊明跟李白的浓淡皆宜,敬清玄先生,也敬我们身上仍然还会为一位作家的文字和身世冲动的情怀。

  崇拜他的人,会认为他的文字和修炼,都达到了东方美学的完美境界;而贬驳他的人,则会以为他离经典意思的文学相去甚远……

  在林清玄先生的文字中,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是:“如果心坎的蝴蝶从未苏醒,枯叶蝶的毕生,也只不过是一片无言的枯叶”。

  这样的告别,无疑是属于林清玄式的――油腻,悲悯,求索,领悟,并且不忘却分享。

  他把本人对世间有何种等候,不知疲惫地写下来,送到人们的眼中和心中,将人们常设被遮蔽的智慧,从新释放出来。

  而这一切,是不是事实,只有留待爱好辩论的人们,去凑一个永远没有结果的热闹,如同这多少个月来,先后离开的金庸、二月河、李咏等人所受到的待遇一样。

  当初,他离开了,然而仍没有忘记给他的读者留下一片永远的清凉剂――别忘了飞。对世人,他永怀一种悲悯。这或者正是作家与文字匠人的差异。

  □曾颖(专栏作家)

  林清玄去世:一杯浊酒送清欢

  他的悟,不是让人们压抑所有欲望,躲避心田的切实感想,变成一片静若止水的枯叶,而是渴望人们用慧眼去意识世间的所有美好和丑恶,意识生涯的原形之后,依然有热爱生活的勇气。